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网游动漫 -> 末日拼图游戏 更从心

第一百零三章:六个小时三件事

    怨气化形,作为稀有畸变词条,能够直接利用怨气,创造出有着部分对手或自己能力的怨灵。

    在白雾的话音落下时,红殷的身边,又多了几个与白雾一模一样的怨气实体。

    白雾本身也被怨气环绕着。

    如果将红殷的怨气比作核辐射,那么红殷本体便是一座核电站。

    在如此靠近的红殷的情况下,除却那三个九级变异的怪物,正常人恐怕负面情绪早已经爆表,是真正的能让情绪腕表指针炸裂的那种。

    但白雾对这一切免疫。

    所以此时在众人开来,红殷只是一个寂寞的孩子,她自己创造了几个穿着披风带着面具的奇怪玩具,陪自己玩。

    白雾的身份也就显得毫不突兀了,他似乎只是红殷创造的一具怨灵。

    这倒是让白雾很意外,小丫头还是很聪明的,知道自己是人类,第一时间就想着把自己包装成恶堕。

    而且从红殷的称呼来看,自己好像什么也没有做,但莫名的……她对自己更亲密了些。

    不是叫名字,而是改叫哥哥。

    他暂时没有想到,一个吸收了过多怪物怨念的人,在七百年的时光里,难得的有了一个朋友的感觉。

    就像白小雨会幻想一些护士,清洁工,病友等等。但幻想比起现实来说,显得微不足道。白雾不是红殷的幻想,是实打实照进了那栋绝望医院的一束光。

    简而言之,红殷很想念白雾。

    对于白雾而言,能在这里遇到红殷,也是意外之喜。

    不过白雾还是很警觉,没有大E。

    “红殷情况越来越糟糕,我怎么感觉,如果我不来的话……她会失控?洞窟主人到底是谁?为何能够喊来这么多九级恶堕?”

    四只九级恶堕感觉不算多,但白雾丝毫不怀疑,这三个怪物加红殷,能让镇御军和调查军所有分队死个三五遍。

    黑色雾气里,红殷的那些眼睛代表着她的部分情绪。

    这些眼神都带着浓浓的杀意与贪婪。

    【我不想吃掉这个人……可是所有人都在让我吃掉他……】

    幻境里,红殷蹲坐在角落里,抱着膝盖?头埋在膝盖上?显得颇为惶恐不安。

    主意志和身为顶级猎食者的食欲对抗着,红殷身上也散发着一股戾气。

    也就是白雾眼里?牵着黑色雾气的红裙少女很萌?实际上……她给人的感觉,很渗人。尤其隔着层层怨气?即便同为九级体,其他三个也知道?这个小女孩不简单。

    白雾看着幻境里?努力克制自己的红殷,想着得帮红殷转移下注意力,正好他也有些问题想问。

    “离开了你在的医院后,我后来去了一处丛林?那里住着一个巨大的怪物?整个区域就是怪物的胃,有惊无险的一番折腾后,我认识了一个人,和我一样,他不会变成恶堕。”

    白雾指的是白小雨。

    白小雨的内心其实有很多孤独与悲伤?他的情绪比起白雾来说,要健全不少?只是每次遭遇巨大的精神苦难与折磨时,又会被另一种保护机制给慢慢消弭。

    “我觉得你们会成为好朋友?他和我一样,都是人类?但内心很善良?就和你一样?红殷,你不会永远是恶堕的,所以你要忍耐住。”

    红殷侧过头,看着白雾,轻轻地点头。

    “再后来,我得知了有一种东西,能够让塔外的规则变得正常化,甚至可以让恶堕变为人类,只是目前我也只是有线索,但还不具备将这些线索找齐的能力,但我答应你,终有一天,你会以一个你喜欢的样子,被他人喜欢着。”

    期待让红殷的主意志又一次占据了上风。桌子上的那个人,似乎瞬间就不香了。

    红殷的恶念稍微被压制后,白雾追问道:

    “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吧?”

    【有个被三只乌鸦环绕着的怪人,找到了我,他问我想不想离开医院,他很强大,比哥哥之前带的那个人,还有早两天留下东西的那个人更强。】

    我之前带的人?这应该是说矮哥了。留下东西的人,应该是留下了牵引轮盘的该隐。

    比这两个还强的存在……

    白雾问道:

    “他对你还说了什么?”

    【他说我不应该在这栋医院里自我封闭着,他有办法让我离开,我有着和他一样的潜质,塔外很快又要发生变动,我应该得到一块资源更多地方。】

    【我本来是拒绝了他的,因为我害怕出去后会伤害到其他人。但是我……我没有克制住,脑海里的声音都在吵着让我离开病栋……】

    红殷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

    七百年来,不管是红殷脑海里那些恶堕的意志,还是红殷自己的意志,都是想要离开这里的。

    白雾能够想象,那个人被红殷拒绝后,其实没有勉强红殷。

    就好像那么多红色区域的恶堕,也都没有来参加。因为它们并不孤独。

    监狱,学校,游乐场,都有着许许多多的恶堕,而且它们不像红殷,也许这些人变成恶堕前,都去过了不少地方。

    可红殷不一样,她还是一个孩子,她始终待在医院里,渴望着外面的世界。那个前来游说的人,留下了传送阵一样的东西,就好像在饥饿之人面前,留下了食物。

    对于红殷来说,离开医院的诱惑,可比桌子上的矿工大多了。

    “没事,出来看看也好,你看,我们这不是相遇了吗?而且你也没有做什么坏事。”

    白雾安慰了一下,转而又说道:

    “他有告诉你,把这么多恶堕邀请来的目的吗?”

    【我不是很清楚,他只说我们所在的许多区域,受井的影响,在变得更加扭曲。这种变化原本两百五十年一次,接着变成两百年一次,后来又变成了一百年一次,再后来变成了八十年,现在变成了七十年。我不太懂。只是他希望我能参加,只有接下来的几天,区域限制的解除。】

    这段话的信息量又一次让白雾感觉到有些超载。

    井?

    这是白雾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仅凭现有的知识,根本无法推导出井是一个什么东西。

    但从红殷的话来看,似乎井在加剧着塔外的扭曲程度。

    而且这段话还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塔外的世界,还在逐渐的扭曲。

    这也意味着白色区域会越来越少,其他颜色区域会越来越多。

    “还有别的信息吗?这一切发生在多久前?”

    【没有了。三天前。】

    白雾点点头,虽然很好奇洞窟主人带来的信息,很好奇所谓的井是什么。

    但现在他没有办法知晓更多,只能继续等待,等待之余,白雾也梳理了现有的线索:

    “那个人看来是要聚集大量恶堕,前来商量区域划分,目前得知的讯息是,七十年里,会有至少三天的时间,区域限制消失。”

    “不过洞窟主人本身因为旅行船票,所以即便不在这三天时间里,他也可以自由前往任何区域,他有着强大的实力,应该也是九级恶堕,但或许身上有着某些imba的词条。”

    “他想要让整个许多区域势力重新洗牌,但这么做对他的好处是什么,还不清楚。接下来的聚会,会否发生什么重大变故也不清楚。”

    五级恶堕对于白雾来说,是致命的。

    可在九级恶堕的眼里,五级恶堕大概真的只是激浪之下的浮游,根本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主宰。

    白雾直觉这些五级恶堕被叫来……可能它们的下场不会太好。

    ……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白雾原以为恶堕没多少,但在询问得知红殷已经在这里等了七个小时后,白雾忽然没底了。

    七十年的准备,天晓得这位洞窟主人联合了多少区域的恶堕。

    白雾等了足足六小时,这场聚会才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而这六个小时里发生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矿工们终于遭遇了危机。

    有着让白雾也觉得算是完美长相的女人,弄醒了桌子上的矿工,但她没打算吃掉矿工,而是想要让矿工杀了她。

    矿工最终没有这么做,因为这个伴生之力一阶三段的矿工,连破防都做不到。

    这让美丽的女恶堕很难过:

    “我以前遇到的肢解我的人,可都是孔武有力呢,真让人怀念啊。”

    矿工死了。

    完美结局不可能达成。白雾也本就没有抱希望。他甚至对自己活着回去的可能性,都不敢预估超过五成。更别提救人。

    第二个死掉的矿工,与其说是死了,倒不如说是被封印了。

    浑身如同镜子一样的恶堕,那些镜面忽然变得扭曲起来,矿工的周遭也一并变得扭曲。

    待到视线里的波动结束后,白雾发现,矿工已经进入了镜子里。

    他猛烈的敲打着镜子,但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个恶堕身上有很多面镜子,随着矿工被吞噬,每一面镜子所呈现的内容都不同。

    大抵都是矿工生前的经历,父母来自第二层,因为从小有缺陷,于是被抛弃,进了第二层的福利院,但一直没有人领养,最后分得公民编号的时候,分配到了底层。

    中间也有着被欺骗过的恋爱经历,被矿工们打压过的历史。

    全部在镜子里呈现出来。

    这些过往的心酸与绝望,似乎成了镜恶堕十分陶醉的美味。

    它发出满足畅快的笑声,甚至问红殷说道:

    “你要是不吃的话,可以给我吃。”

    白雾确信,被镜子恶堕吃掉的人,不会立马死去,而是会体验曾经经历的所有痛苦后,再慢慢化为恶堕的养分。

    他本能的对镜子恶堕有了极大的敌意。

    至少他绝对不希望再经历童年发生过的事情。

    红殷用怨气覆盖在矿工周围,算是宣示着这个矿工是她的食物。

    镜子恶堕觉得很可惜,但没有对红殷说什么狠话。

    倒是那只恶魔一样的恶堕,根本不屑于吃掉如此弱小的人类。

    白雾想着,这个恶堕……也许是一名调查军团的战士。至少从坐姿上看,虽然它是一个恶魔,却远比其他几个端正不少。

    矿工存活两个。

    另外还有十数名矿工下落不明。

    白雾做不到完美完成任务,不过如果能救人,他也不会嫌麻烦,前提是能够全身而退。

    第二件事,白雾遇到了第二个负面属性属性失衡。

    这是混乱的变种。如果说混乱会导致方向感错乱,那么属性失衡,则会导致能力错乱。

    五种伴生之力,其属性会每三十秒随机变动一次。

    三十秒前,白雾是一个注重力量和生命恢复速度的攻防一体的战士。

    三十秒后,白雾的所有属性可能都会转移到感知上,感知变得异常高,而其他属性变得异常低。

    甚至还会出现,某一样属性变成负数,而另外一样属性获得更高的加成。

    也许力量变得异常强大,但生命恢复速度却变成负数,每分每秒都会降低自身生命力。

    感染了属性失衡后,所有属性的加起来的总和不会变化,是感染前的百分之七十五。但每一项属性到底是什么数值,就难以预估了。

    “不算致命的属性。虽然总体属性下降百分之二十五……但如果运气好……这个负面属性也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白雾对自己的运气原本很自信,但电饭锅的让他认清了现实。

    第三件事。

    白雾拿出了海螺,也就是与宴玖可以联系的半颗心脏。

    考虑到高塔的时间限制很快将至,如果自己不报一个平安,他担心矮哥想不开,会杀进来。这是一个矮哥也得绕道的区域,白雾可不想他来送死。

    于是被放在背包里一直没有怎么使用,累积了不少宴玖呼叫记录的海螺,白雾拿出来用了。

    这东西在白雾看来,最大的用处就是跨区域报平安,以及场外求助热线。

    这一幕比起矿工被吃,以及负面属性降临,都还要惊险。因为白雾忘了一件事。

    在白雾用海螺呼叫宴玖的时候,红殷的精神力,依附在了海螺上。

    她仿佛瞬间共享了白雾的视觉。

    而于此同时,通过海螺,宴玖也看到了白雾身边,牵着白雾手得红裙少女。而红殷也看到了,屋子里,正在画着白雾画像的宴玖。

    “她是谁?”

    “她是谁?”

    两个女孩的声音,同时响彻在白雾的耳边。

    (晚上应该还有,但估计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