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从慎重开始 一笑澄明

第570章 此子终于对本官下手了

    弘治皇帝下意识捋一下胡须。

    三月前听闻,梁次摅是连太子都不如的纨绔子弟。

    让这样的人守辽东,岂能放心?

    “严卿家,他也是你要举荐的人?”

    李东阳几人微转头,开办武子监前,严成锦说,可在武子监调派一人,北上守关。

    严成锦仔细思索片刻,作揖:“王守仁深谙鞑靼人,又熟知大明兵备,他说可以,应当可以,还请陛下相信王守仁。”

    秦紘眸中露出不屑,这家伙滑头,将举荐之责,推卸给王守仁。

    “辽东有十万百姓,若失守,十万人丧命,鞑靼将南下冲击,你想好了再说!”

    “臣附议!”

    兵部郎中谏言,大家似乎与王守仁格格不入。

    严成锦道:“兵部有良将可北上?

    若辽东失守,王守仁自会领罪,当然,臣也有失察之责,愿献上两块金牌做抵押。”

    你竟将免死金牌当成筹码!

    百官齐齐望向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沉思许久,脸色渐渐转为坚定:“派梁次摅北上,镇守辽东城。”

    梁储两腿发软,我儿什么样老夫不知道?低声地道:“陛下,我儿……他是个废物啊!”

    百官憋红了脸,若不是碍于吏部的威严,早已哈哈大笑。

    刘健有些佩服,为了辽东的百姓,梁储竟如此。

    “朕意已决退朝!”

    弘治皇帝起身,离开奉天殿,百官躬身相送。

    梁储怒目圆睁看向严成锦:“你怎么又胡乱举荐!”

    “梁大人不相信王守仁?”

    王守仁适时道:“心之良知是谓圣人,梁千户亦有良知,下官传授的兵法和天象,知行合一,可为大用,梁千户真有将才,不如北上守关。”

    你在良乡传授心学,老夫会信这些鬼话?梁储红着脸走了。

    下了值时,

    梁储走到午门的下马碑,等轿子。

    一匹枣红色的大马冲来,踏着哒哒的蹄声越来越近。

    那人翻身下马时,梁储还未发觉。

    “儿领旨北上守关,来向父亲告辞。”梁次摅彬彬有礼作揖。

    梁储微微张着嘴巴。

    眼前这人背着木色大弓,腰间还有绣春刀,颇有儒将之风。

    看起来……怎么有点像我儿?

    自梁次摅回武子监后,再没见过,故他不敢相认。

    下一刻,他瞪大眼睛,认了出来:“你连字也识不全,守个屁关!你立即入宫,向陛下递疏请辞!”

    “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孩儿在武子监学兵法三月,恕不能从命,父亲保重。”梁次摅再次作揖,骑上大马。

    梁储傻眼了,次摅向来跋扈,见了人不骂就是好了,正是如此,才将他送去锦衣卫的啊。

    哪会这般彬彬有礼,像个书生?

    严成锦在不远处坐上轿子,梁次摅此行,不知不能不能稳定辽东,令陛下和百官信服。

    ……

    辽东城,

    城墙上,成千上万的百姓就像一群蚂蚁,拉着手腕粗的麻绳,青色方石缓慢上升,砸落在墙头上。

    刘瑾溜到伙房,看周围无人,悄悄把两张大饼,塞进裤裆里。

    军报对朝廷极为重要,把军报送给严大人立功,没准能让他回东宫了。

    “咱一定会回去的。”

    “偷烧饼,有人偷烧饼!”庖子看见,转身朝着窗口大喊。

    刘瑾抄起木柴,一棍将他打晕。

    七八个力役冲进来。

    刘瑾指着地上的人,乐道:“就是他偷烧饼。”说着,从容走出庖房。

    城墙上,朱祐枢眺目望去。

    大雪封盖辽东,战马不便于冲行,可以让辽东百姓得到短暂的休憩。

    但也让修建工程变慢。

    “希望朝廷能尽快派人北上。“

    ……

    二月初旬,宫殿的积雪,被清扫得干干净净。

    奉天殿,

    弘治皇帝看到顺天府的疏奏,慈眉善目道:“今年科举取士,朕想派人替朕,去孔庙祭祀。

    为天下书生请福,庇佑大明文运昌隆。

    诸公谁愿前往?”

    今年为弘治十七年,朝廷要举办乡试了。

    朝廷祭祀分为三大等,祭祀天地、宗庙、社穰和陵寝。

    由于祭祀活动很多,开春种田要祭、重大节日要祭、太子成婚要祭,立功要祭祀。

    所以,祭拜分为遣祭和躬祭两种。

    遣祭是由大臣代劳,躬祭是皇帝亲自祭拜,派人祭拜孔庙,就是遣祭。

    这种脏活累活,通常是由驸马都尉蔡震来干。

    但淳安公主薨逝不久,派蔡震不吉利,弘治皇帝想换个文臣。

    严成锦感觉有些不妙,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严成锦状元出身,可称为文曲下凡,且此途又不危险,不妨派严大人前往。”

    内阁和六部纷纷颔首,一致点头。

    严成锦感受到危机,因为这个人他没法陷害,他是李东阳……

    若是刘健谏言,他还能借刘来收回去。

    可李东阳就没办法了。

    一来陛下对李公极为信任,二来日后无法向李清娥交代。

    不过,此行李东阳前往最合适。

    去山东短则两月,正好去李府坐坐,若能借此机会……

    只是,陛下重用下,如何把李东阳弄去山东祭祀?

    “臣任官以来,遭遇三次刺杀,不敢张扬离京。”

    六部官员微微蹙眉,此子又在推诿了。

    弘治皇帝板着一张脸,若非严成锦还有点用,他真会以为,这是个废物……

    “朕知道,严卿家身体不适,不便离开京城。”

    严成锦被人杀死,是朝廷莫大的损失。

    且此子离开京城,他也要整日提心吊胆,不如换一个人去。

    李东阳沉吟片刻,觉得有点可惜。

    弘治皇帝看向礼部尚书张升:“张卿家代朕前去如何?朕记得,你是成化五年状元?”

    派张升去,就浪费了大好机会,严城锦思索片刻:“臣以为不可!”

    嗯?

    弘治皇帝和大臣望向严成锦。

    礼部管祭祀,张升又是状元出身,派他去合情合理。

    李东阳想不通,有人代替自己前往,此子应当高兴才对。

    大臣静静等待严成锦不可的理由。

    可这个家伙,半天没下文。

    弘治皇帝不悦地催促:“为何不可?”

    “张大人为礼部尚书,主持抡才大典,若离开京城,不知多少士绅和官员,会借机投献。”

    有几分道理,程敏政在礼部时,就鬻题了。

    张升感觉受到了侮辱,红着脸怒道:“本官会干这等蝇营狗苟的勾当!”

    “张大人自然不会,只是臣有更合适的人举荐。”严成锦朝弘治皇帝道:“臣举荐,内阁李大人前往。”

    李东阳僵住了,此子终于对他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