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太子 夜星月语

第二百八十九章 郁气

    等常洛华有些疲惫了,朱标就送她回房休息,运动太过也不好,如今也是有两个月身子的人了,好在还没出现什么孕吐的症状,只是有些嗜睡。

    现在东宫这边不仅有好几位太医盯着,颇有名气的稳婆也都被接了进来,毕竟太医们再怎么也是男人,有些不好诊断。

    其中还有个稳婆特意跟朱标说他有偏方能让太子妃一举得子,只能说偏方就是偏方,总归是有些邪性,朱标断然拒绝了,他虽然希望常洛华第一胎就能生下大明的皇太孙,可也没有太过执着。

    何况他不觉得这种邪性的东西能扭转胎儿的性别,恐怕不损伤母体就不错了,担心常洛华受到蛊惑犯傻,直接把这个婆子送出宫,又让刘瑾去提点了剩下那几个。

    先开花后结果也不是什么坏事,重要的就是证明了这对未来的人间至尊能够孕育孩子,这就够了。

    等到了晚上朱标陪着睡醒了的常洛华用了点饭,然后就被朱元璋身边的太监叫走了,本以为会去屋内,没想到老朱让人在御花园凉亭内摆了一大桌子酒菜,颇为丰盛。

    正值入夏天暖气清,朱标离御花园近比其他兄弟先到了,老朱同志还在那皱着眉头看奏章,朱标走过去行了一礼,朱元璋让他免礼坐到身旁说道:“河南、山东、陕西,江西、两浙等地陆续上来奏报,请求朝廷能宽免赋税。”

    朱标一听也头疼了起来,这些地方或是久经战乱民生凋零的,或是境内偶遇天灾民不聊生的,若是征收赋税对他们的打击就更大了。

    可赋税不收大明现在各处都需要钱粮,户部尚书头发都快愁白了,不过现实如此也没有办法,这几年就是这么过来的,今年都算不错的了。

    朱元璋也是无奈直接批下了个准字,让一旁的太监送到中书省去?朱标宽慰道:“再休养生息几年就好了?父皇不必忧心。”

    这时候朱家三兄弟也来了,虽然沐浴洗漱了一番?但可见他们确实是黑了不少?朱元璋见如此就满意多了。

    父子五人难得一起吃起了酒菜,三兄弟有些紧张?老朱对儿子们也是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先前见面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问问学业?答不上来揍一顿就完事了。

    不过幸好有朱标在中间调剂,都是男人,谈感情或者关心生活有些太肉麻了,朱标让他们说说这几个月在凤阳的事情?三兄弟这次确实是认真做事了?所以自然有的说了。

    虽然只是桩桩件件的小事,但朱元璋却听的高兴,连喝了好几壶酒,还开口指点了几句,然后就满意的走了?把酒桌留给儿子们。

    朱标亲自给弟弟们斟了一杯酒说道:“凤阳的事情朝廷早就收到消息了,父皇当日不知道多高兴。”

    朱棡挠头说道:“都是根据大哥留下的计划实行的?我们就是看着而已。”

    朱樉瞪了自己弟弟一眼,刚才在父皇面前怎么不见你多嘴?现在卖好的时候你又来了,老三这个家伙欠收拾。

    朱棣却是开口说道:“虽然实行的不错?到底是时间紧迫?耕种的田亩也不够多?哪怕是不交赋税,自给自足还成问题,恐怕还需朝廷拨些粮食才行。”

    朱标没有意外回答道:“迁民就是如此,哪怕做得再好,前期投入也是必然的,不过想来明后年就好了,总归是欣欣向荣的。”

    之后便开始了谈天说地,朱标最近有趣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尤其是江南的风情,他是没有朋友的,除了跟自己弟弟们,这些话他也不知道还可以跟谁说。

    兄弟四人等到夜色深了才散去,朱标感觉一直憋在心中的郁气散去了很多,哪怕他是太子朱标也有很多烦心的事,但他不能跟自己父皇说,因为他身为人子是要为父分忧的,何况老朱自己又有多少糟心事呢。

    其余人就跟不用说了,孤家寡人是什么滋味朱标突然有些明白了,有太多东西都只能自己承受,不是不能分享,而是别人根本理解不了。

    有时候朱标感觉自己就像是个一个巨人,明明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但却要小心翼翼的拿着小巧积木搭房子,生怕一个不小心把一切都毁了,那种不得已而畏手畏脚的郁闷感。

    回宫后暖玉红着脸伺候他洗漱了一遍,朱标目光灼热的看着自己养了好些年的小猫咪,暖玉猫被目光压迫的想要捂脸逃跑了(/▽/)

    第二天一早朱标去上早朝,本以为又像往常一样,毕竟大多数时候早朝的作用也没那么大,都是意思意思就过去了。

    先前西汉时期,官员五日一朝,每五天休沐一天,这种制度往后一直沿用,直到唐朝时期,因国事频扰,改“五日休沐”为“十日休沐”,官员们比原来更辛苦了。

    宋朝时期,由于地盘小了国事也少了,频繁上朝又太累,所以宋朝的皇帝们就改成每月只有初五、十五、二十五开一次朝会,意思意思而已。

    到了元朝的时候,他们认为上朝更多的就是一种形式,他们对这种形式主义不太喜欢,所以就干脆直接免了早朝,除非是一些特殊的情况,其他时候几乎是不上朝的。

    而今却是难受了,京官儿们不论寒暑日日凌晨起床上早朝,全年假期加起来都没有几天,而且就算是如此工作,身家性名还不一定能保全,这个酸爽谁来谁知道。

    纵观历代恐怕洪武一朝都是对官员们最不友好的了,朱标默默的把目光投向文臣之首汪广洋,这家伙今天貌似格外兴奋,红光满面的,按理说不应该啊。

    朱元璋也感觉到了,莫非有什么亲军都尉府没发现的事情发生了,若是如此,他非得好好收拾毛骧一顿。

    汪广洋身后的胡惟庸则是微微一笑,等六部官员奏报完毕,汪广洋上前一步朝着朱元璋一拜说道:“臣为圣上贺喜,我大明收复巴蜀之后,成都上空有云七彩惊现德鸟之影,重庆府有麒麟踏灵芝,如此祥瑞唯有万民归心放会展现,可谓是天佑我大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