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 青史尽成灰

第542章 国姓爷

    “米开朗琪罗先生,你过得还好吗?”

    王岳背着手,笑呵呵走进了他的书房,米开朗琪罗满脸笑容,仿佛比两年前还年轻了许多,他高高举起手里的碗。

    “元辅,来一碗豆汁吧!”

    王岳脸黑了,“来不来,你还是自己享受吧?”

    米开朗琪罗嘟着嘴道:“他们说了,不能喝豆汁的,不算老北京人!”

    王岳轻笑:“我本来也不是北京人,我的老家在湖广,我是随着陛下一起进京的。”

    米开朗琪罗笑道:“我知道,但是大明有一句话,叫做入乡随俗!”

    王岳笑道:“可大明也有一句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

    米开朗琪罗耸了耸肩,一口喝干了碗里的豆汁,无奈道:“大明的想法总是互相矛盾的,可又能相安无事,真是很奇怪。”

    王岳笑呵呵坐在了他的对面,“或许这就是包容吧!如果只是无限度放大差别,盯着不同之处,我们这个庞大的国家,早就四分五裂了。”

    王岳又笑道:“就拿你来说吧,才两年的时间,就能很娴熟掌握汉语和文字,这非常了不起……可你学会的也仅仅是官话,还有一些北方的土语,你要是去了江南,湖广,巴蜀,岭南,哪里的方言绝对能让你发疯的,你会觉得自己学的是假的汉语。”

    米开朗琪罗深以为然,他轻叹道:“的确是这样,可我依旧想不通的是,大明人为什么还能相安无事?要知道欧洲可是每天都在战争,国家之间的战争,宗教战争,贵族战争……年复一年,无休无止,从国家治理的角度来看,我们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王岳轻笑,“米开朗琪罗先生,你想听听我的看法吗?”

    “当然!我非常需要您的智慧!”

    王岳道:“在东方,我们会强调君子和而不同……我们有庞大的包容,可以容纳任何不一样的东西。但是在包容之外,我们也有自己的坚持,比如从秦代开始,我们就讲究书同文,车同轨。”

    “我们坚持正确的东西,确保国家的统一,文明的延续……我们包容不同的想法,甚至是人种,让我们的国家不断壮大……只要愿意接受我们的观念,就会成为大明的一员,不论你的肤色,民族,宗教,甚至是语言……这些在我看来,都不是最重要的。”王岳笑呵呵道:“米开朗琪罗先生,你觉得如何?”

    米开朗琪罗昂起头,突然道:“元辅,那我算是大明的人吗?”

    王岳哈哈大笑,“这个答案不在我,而在你。”

    “我?”

    “嗯!”王岳笑道:“你只要心向大明,就是大明的人,说汉语,喝豆汁,都只能算是一些表象。”

    米开朗琪罗眼睛眨了眨,突然笑道:“元辅,我百分百赞同你的想法,但我觉得光是内心,或许还有些不够,或者说,应该有些仪式上的,表面的东西。毕竟当越来越多的西夷来到我大明之后,他们可不一定都是仰慕中原文明的。”

    王岳迟疑片刻,突然哈哈大笑。

    “很好,我也赞同先生的看法,不知道先生打算怎么办呢?”

    “我认为首先就要改个名字……元辅,你不知道,我给陛下上书的时候,开头就要写鸿胪寺少卿,山陵副使臣米开朗琪罗谨奏。元辅,你不觉得这很别扭吗?”

    王岳愣了一下,大笑道:“的确,但是这个改名并不需要强制。你要知道,在北境,在很多地方,那里的蒙古人,女真人,名字习惯和我们也不是一样的。只能鼓励改汉名,提倡,却不必要强制。”

    米开朗琪罗不免失落,元辅大人就是太善良,太为别人着想了。

    王岳眉头挑了挑,突然道:“米开朗琪罗先生,你有意改名吗?”

    “当然!”

    米开朗琪罗兴奋道:“我提出来,当然要以身作则了,我,我很想改成汉名。只是想听听元辅的建议,我是改姓米合适,还是罗?”

    王岳笑道:“这就看你的喜好了?”

    米开朗琪罗挠了挠头,憨笑道:“其实我更想改姓王……不知道元辅会不会在意?”

    王岳笑了,“王这个姓氏在大明没有一千万,也有几百万,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觉得以先生的功劳,其实可以让陛下赐名的,从此往后,你走到哪里,就可以被尊为国姓爷了。”

    国姓爷!

    米开朗琪罗傻了,真的可以吗?

    他一个西夷而已,也没有干什么事情,竟然能得到如此恩遇?那可是皇帝的姓氏啊,最神圣的东西,竟然赐给他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毫无疑问,米开朗琪罗是天才的,仅仅两年多的时间,不但学会了汉语,还能写汉字,甚至能亲自向朱厚熜写奏疏。

    但是他依旧带着一些西方人的习惯。

    朱这个姓氏很尊贵吗?

    在东方有尊贵的姓氏吗?

    或许有吧!

    比如演化出无数其他姓氏的姬氏,又或者代表圣贤的孔氏,又或者高门大族的王氏,谢氏……对不起了,自从陈胜吴广喊出那句话之后,在这片土地上,就没有什么真正的贵族了。

    三百年一次的循环,你能瞧不起谁啊?

    放牛娃,还是寺庙的小和尚,没准什么时候,人家就坐上了龙椅呢!

    这一点在西方简直不可想象,尤其是那些王室贵族,更是严格遵循这一套,贵族和平民,完全是两个世界。

    你也想拥有皇帝的姓氏,你配吗?

    “元辅,我现在浑身都是干劲,我还能为陛下效忠二十年!”

    王岳欣然点头,“那我现在就叫你朱大人了?”

    米开朗琪罗大喜,可又含蓄道:“还是等陛下降旨吧!我可不是不信元辅,而是,而是这么大的事情,不能草率了。雷霆雨露,莫非天恩,一切都是陛下给的,当臣子的却不能抢啊!”

    王岳点头叹道:“你真是越来越像一个大明的官员了。”

    “多谢元辅夸张,卑职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王岳笑道:“光顾着说闲话了,我这回上门,是想问你一件事。”

    “元辅请讲。”

    “你看是这样的,有一批西方学者就要到了,我打算把他们划入西山学院,根据他们的才学本事,再做安排。只是现在要给他们准备住处,安排伙食,派遣一些通译……我怕有些地方出现误会。”

    “还有,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不少都是信奉上帝的,你看我用不用准备教堂一类的?如果需要,我打算让你督修。”

    米开朗琪罗认真听完之后,立刻道:“元辅真是有心了,只不过我以为大可不必。东方的四合院就是最舒服的住处了。至于教堂,我倒是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

    “大约在一年前,我的一位邻居是个木匠,他请我去了土地庙。”

    “土地庙?”王岳笑道:“你真的进去了?”

    米开朗琪罗老脸微红,“我是反对的,而且还当即离开,那是很失礼的行为……后来我才听说,那我邻居知道我在家乡,是信奉上帝的,他就动手做了个十字架,并且跟土地庙说了,安排了一个供桌。他是想让我祈祷,得到安慰。但我却拒绝了他的好意,这是非常不对的。”

    米开朗琪罗抬起头,“我后来认真了解了,我才知道,在土地庙里,供奉着土地公公,供奉着菩萨,还有关圣帝君,甚至还有一只狐狸神。”

    王岳哑然,“的确,这是我们的习惯,神仙没有坏的,多拜几个没错!”

    米开朗琪罗兴奋抚掌,高声道:“没错,这才是真正的宽宏,包容。西方因为宗教的问题,彼此征战,又有太多人的,因为异端言论,被活活烧死……那都背离了上帝的本意,是不对的。”

    “既然到了东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就让我们抛弃狭隘的宗教束缚呗,尊重每一个人,拒绝画地为牢!”

    ……

    天津码头,经过了近一年的颠簸,哥白尼,还有两百多人,一起走出船舱,踏上了土地。

    还真是漫长的旅程!

    出乎预料,迎接他们的竟然也是个西方人。

    是米开朗琪罗!

    有几个人已经认出他了,可又不敢相信你眼睛。

    “不用怀疑,欢迎你们到来,我的朋友们!”米开朗琪罗兴奋地张开双臂,和这些傻乎乎的人,一一拥抱。

    “抱歉,我还要重新介绍一下,我现在的名字叫做朱道子,我得姓氏来自至高无上的大明天子,我的名则是这片土地上另一位著名的画家……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国姓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