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大哥叫朱重八 南城二爷

八十 大战将起

    众将都大笑起来,汉军在武昌三镇一带,营帐延绵百里。还有长江里的水师战船,精兵战将无数,大汉在黄河以南巨无霸一般的存在。

    朱五在南京建国大汉,已是南方第一诸侯。并且,明眼人都知道,蒙元无可救药,即便是能勉强控制住北方,南方也不复存在。

    南方,即将变成大汉,变成的朱五的南方。

    “老子要当爹了!”

    只不过简简单单一句话,青年男子炫耀自得骄傲之语。

    但是从此刻朱五嘴里说出来,却有着隐隐的威势。

    大汉后继有人,诸位还需扬鞭奋进。

    大汉的疆域还不够大,诸位还要奋进冲杀。

    郭兴和那些跟随朱五在濠州起兵的老兄弟们更明白。

    朱五这话就是摆明了,告诉大伙,把襄阳给老子拿了下来,当贺礼。

    汉军诸将簇拥着朱五往前,江面上跟随朱五而来的水师战舰,运输船流水一般向下歇着各种物资。刚打下来的新粮,后勤方面准备的各种腌菜,腌肉,腌鱼。

    同时一艘巨大的,刷着绿漆,写着两个白色大字的运输船,把还有将士们盼望已久的家信,父母亲人送来的物品等,一箱箱的卸在码头。

    然后自有汉军的后勤军官过去,按着箱子上面写的字,叫人逐个发放。

    绿色的船,白色的字,大汉邮政。

    此时,船上下来一千多个十多岁,穿着蓝色劲衣的少年,十分打眼。

    许多正簇拥着朱五往前走的武将,顿时眼睛都挪不开了。

    这上千少年,在船上下来,根本没人用催促。自觉的在岸边按着大小个,呈现四列队形。身体笔直昂首挺胸,身上的蓝色劲衣显示出健壮的身体。

    好兵,光看着精气神就是好兵。甚至可以说,这些少年,只有稍微磨练下,就是优秀的军官。

    但是,当一面战旗,从船上下来,竖立在少年整齐的队伍里。

    那些眼睛冒光的武将们,顿时收回了眼里贪婪的目光。

    惹不起。

    汉王朱五的假子营!

    假子营从当初朱五在和州收容五百少年开始,到现在年年都在扩大,如今已是属于汉王亲卫中军,下属一个独立的预备役武装组织,差不多六千多人。

    这六千人中,不断有经过老头学堂教育,会认字读书的少年,充实进各级军队。最多的就是大汉的水军,还有汉军的炮兵。

    “小三,这几场仗打的不错!”

    朱五在大帐中坐下,他坐下,别人才敢坐。

    郭兴微笑道,“都是兄弟们拼命,俺不敢居功!”

    这就是朱五喜欢郭小三的地方,如果是二虎和小四,哪怕是常遇春在这,听了这话尾巴不翘到天上去才怪。

    但郭兴只是淡淡一笑,丝毫不居功,更没有邀功请赏的意思。

    “都不错!”朱五看看眼前的诸将,笑道,“你们打的都不错,功劳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过,现在还不是论功行赏的时候,等打完了仗,咱们一块来!”

    “五哥!”众将之中蓝玉忽然笑道,“现在您还赏啥?大伙都等着呢,等着您当皇上,再受您的赏!”

    帐篷里的众将都笑了起来,这话倒是大伙的心里话。汉王的赏是好,可要是汉皇的赏,岂不是更好。只不过这话没人敢当着朱五的面说,更没人敢当着大伙的面,大咧咧的说。

    也就只有蓝玉,原来汉王的贴身亲卫千户,朱五老兄弟中年级最小的人,敢如此说。

    朱五也笑了,“老子要是当了皇帝,少不了你们的荣华富贵。但是你也要给老子长脸,这回打襄阳我看你们谁敢掉链子!”说着,笑容收敛,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全军休息两天,两天会准备开拔。廖永安!”

    “臣在!”水军元帅廖永安站起身道。

    “水军炮舰为先锋,给大军开路!”

    “诺!”

    朱五又道,“蓝玉!”

    蓝玉肃容,“末将在!”

    “你率骑兵为陆地前军,护住大军的右翼!”

    “诺!”

    从武昌沿江而上,还要路过德安府,包括安陆,孝感两地。这些地方,都有蒙元的小股驻军。曾有人反对过朱五这哥方案,襄阳太远,朱五的胃口太大,步子也一下跨的太大。

    按照此时地图来看,朱五不但全部占领淮西地区,从庐州到淮安,而且横跨江浙行省,占其三分之二,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现在一下要傅友德吞并江西,这边拿下武昌后,要攻占襄阳。

    那就是在原来的地盘上,多出江西和湖北两处。这等于是直接疆域要翻一倍,反对的人认为,吃的太快小心噎住。

    但是朱五认为噎住也就要吃,吃进肚子早晚能消化。就算消化不良,也不能留给别人吃。

    反对的人,朱五斥其短视。

    历来北方攻打南方,除了两淮就是襄阳,同时襄阳也是南方北上的最佳通道之一。有了襄阳,新生的大汉政权,最后一丝北方南下的危险也被消灭在萌芽中,而且得了襄阳,就控制住江汉平原这个葫芦形。

    徐寿辉他们随便在这边怎么蹦,都跳不出朱五的手掌心。

    “襄阳者,天下之腰膂也。中原有之,可以并东南。东南得之,亦可以图西北者也。”

    而且,襄阳还关乎于以后的北伐大计。

    就像席老头说的,小五你其实已经在几年之内,走完了别人需要十年才能走完的道路。那么,何不步子再大一点,频率再快一些呢?

    人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北方其实天天都在打仗。元军从几个方面进攻河南,刘福通。不得不说这位老兄是真猛,就是打不跨他。山东还有朱重八,汉中等地也不消停,必须加以重兵。

    元军跟本来不了南方,也不敢来。朱五必须折腾,必须狠狠的折腾。

    沔阳,徐寿辉看着送过来的朱五的信报,脸上的表情异常骇人.

    天完丞相邹普胜在边上问道,“大哥,朱五写的啥?”

    当初郭小三打武昌之后,驻兵鹦鹉洲时,天完帝国给朱五的修好信,到今天才回。而且是徐寿辉被郭小三撵着屁股,到了沔阳,倪文俊叛变出走之后,才回。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天完帝国的一举一动就在人家眼皮子底下。

    说明只要人家想打你,随时就可以追上来。

    “让咱们别挡着他的道儿!”徐寿辉继续咬碎了之际的牙齿,骂道,“他说,武昌等地已是他心中必有之地,咱们在他身边,他看着闹心?咱们要是还想当皇帝宰相,就带兵远远的走,别在这碍眼!”

    邹普胜惊道,“他真这么说?”然后抢过徐寿辉心里的信,念了之后,直接扔到地上,破口大骂,“朱小五算个什么东西!老子们东征西讨,拥兵百万的时候,你朱小五的便宜爹,郭子兴还在家种地呢!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物件儿,没老子在湖北打生打死,你能占了金陵,能占了扬州,做梦去吧你!”

    是阿,天完帝国强胜之时,兵锋横扫湖广,破江西,进入江南。

    百万雄兵在手,何等的风光!称帝建国,天下震动!

    可是过去的毕竟是过去了,到头来元廷集结了所有东南,长江中下游的军队,围攻天完帝国。五年之内,开国者彭和尚战死,百万大军到最后剩下十几万人。

    天完若不闹出这么大的阵仗,那几年不和朝廷往死里打。朱五下南京,是没那么容易。江南各地,也更没这么容易被朱五扫平。

    但是话说回头,如果不是朱小五打败脱脱六十万人,北方继续恶化。他天完似乎也闯不出这条活路。

    “若不是倪文俊那厮临阵脱逃,汉阳怎会那么容易被朱小五的人占了!”邹普胜咬牙道。

    若是倪文俊在这,恐怕能直接气死,临阵脱逃?那是道不合不相为谋了!那是老子不想和你们在一块玩了!

    “倪文俊人呢?”徐寿辉问道。

    从汉阳退走那天,徐寿辉带人追上,双方激战一场,不过没有太动筋骨。但没过几天倪文俊的部将,又带了一万多人跑了回来。现在倪文俊身边不到三万人,势力大损。

    “据说是往峡州陈友谅那边跑了!”邹普胜气道,“也是个脑后有反骨的人,说是绕行武昌后路,结果带着兵马出城上船就奔峡州,他倒是会找地方!”

    徐寿辉冷笑道,“陈友谅前日差人送来些银钱,送来封信。说当初他走峡州就是倪文俊的意思,他不敢不从!”说着,双目中杀气露出,“要真是他说的这样,那这次倪文俊败走他哪里,看他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