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玄幻魔法 -> 剑宗旁门 愁啊愁

第四百七十四章 真心对待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苏礼发现自己该重新打造一柄剑了,一柄更适合如今他这情况的剑。

    但是当他在剑阁开启熔炉准备好了矿石准备开炉煅剑的时候,他却脑子一懵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想的是打造一柄能够适用于他当下的神剑……可问题是,什么样的神剑能够适用于他如今的情况啊?

    ……他想象中的剑需要综合五行的特点,需要五行材料强化搭配使用……这难度已经飙升了好不好。

    炼器对于他来说终究只是初入门,这种明显需要十分高级炼器水平的宝剑是他能够炼得出来的?

    他在熔炉面前犹豫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再花点精力去深造一下炼器水平……

    就在这个时候,北光忽然回到了剑阁,然后在这锻造房内找到了他并奇怪地问:“师父,你是要准备锻造什么吗?”

    苏礼低头看了看自己准备好的矿石以及熔炉,然后果断说道:“是啊,我觉得该给你打造一件趁手的武器了……你想要什么样的?”

    虽然北光觉得有些奇怪,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师父真的是太关心自己了,并且深受感动。

    他说:“师父,我需要一柄剑,足够锋利足够大的剑,否则难以破开冰原巨兽的甲壳。”

    苏礼明白了北光的意思……他微微沉吟,却是忽然将重钧剑拿了出来。

    “若是你能拿起此剑,它便送你了。”

    苏礼说着一挥手,重钧剑就自己漂浮着来到了北光的面前。

    北光在看到重钧剑的第一时间双眼就亮了起来,他对这柄神剑的确是喜欢极了。

    但是当他伸出手来想要尝试着将这柄看起来‘轻飘飘’地大剑给拿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无论他怎么用力,这剑竟然是悬浮在半空不曾动摇哪怕一丝。

    “这……”

    北光惊了一下,随后连忙卯足了力气想要将之拿起来……可是依然没用!

    重钧剑的沉重,又岂是北光这样历练不足的少年能够承受得起?

    苏礼对此早就有所准备,随后他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会给你重新打造一柄剑来,一样足够地锋利足够的宽阔。”

    说着他就开始往熔炉中丢下一堆矿石,同时以自己的法力将熔炉中的火焰催化至极致……如今的他如果只是简单的炼器,倒是可以很轻易地就完成。

    只是一直对苏礼都表现得十分顺从的北光在这个时候却是忽然倔强了起来:“师父,我要用这柄剑!”

    这副倔强的样子让苏礼看了呀然失笑,随后说道:“那我给你留着。”

    “剑我就放在这永夜城剑阁中,你随时可以来尝试……这柄重钧剑,就给你留着好了。”

    苏礼选择将这重钧剑留给弟子,一方面是有教学方面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他觉得这重钧剑已经渐渐跟不上他进步的速度了……这是一柄能够斩元婴的剑,可竟然还是已经无法满足他了吗?

    说话间,他给徒弟准备的剑就已经完成了。

    这是以极北之地特产的寒铁所铸,稍稍以法力炼制,便已经拥有比寻常剑器更压手的重量。

    对于苏礼来说这剑练得一般,但是对于北光来说这就已经是一柄了不得的神剑了……

    足够锋利,也足够宽阔。

    当苏礼完成淬火以及最后装饰,将这柄剑身上仿佛纹着冰花一般的大剑交给自己弟子时……北光再一次露出了爱不释手的表情。

    好吧,对于这年纪的孩子,果然是什么都是好的。

    不过哪怕是这柄剑北光拿在手里都觉得有些沉重不好施展,这让他更觉得要发奋努力。

    “师父,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直到能够拿起重钧剑的!”

    眼看这孩子就要风风火火地冲出去试剑了,苏礼却是忽然又将他给叫住了。

    “别急,这套铠甲你也拿去吧。”苏礼说着,将冰原猎兽者也丢给了北光。

    “可是师父,这不是你的铠甲吗……”北光不知道这套铠甲的意义,但是却明白这套铠甲应该十分重要。

    可是苏礼却说道:“早晚都是你的,先穿着吧。”

    冰原猎兽者对于如今的他来说的确是不必要了……一年多的沉淀他收获的可不只是剑道方面的进益,还有自己已经掌握的那些也挖掘出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这使得他对冰原猎兽者也不是那么需求了,因此留给北光,让他早点适应冰原猎兽者的战斗也是不错。

    而且冰原猎兽者的特点便是心有多强便可身有多强,这也有助于激发北光的潜力,发掘出他自身心灵的力量。

    ……北光心中沉甸甸地离开了,他感觉到了自己无以为报的关怀,也再次感受到了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

    当他穿上冰原猎兽者开始,他就知道了自己接下来的使命……他对此并不反感,甚至在穿起这套铠甲之前就已经自己想要肩负起一些什么了。

    “你对这弟子可真算是尽心尽力了,什么好东西都给了他。”海棠坐在苏礼的肩头有些酸酸地说道。

    她觉得苏礼都没对她这么好过。

    苏礼听了却只是轻笑着说道:“因为这就是师徒啊。”

    “当年我的师父孤棹子,虽然没有给我这么多好东西……可是他却将自己能够给我的都给了我。”

    “如今轮到我来收徒,当然也要倾心相待。”

    总的来说,苏礼这一系的师徒传承,都很重感情就是了。

    ……

    又是两年时间过去。

    哪怕是苏礼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极北之地停留那么长的时间。

    他也已经是收徒三年了,当年的瘦弱少年北光,入境也是个壮小伙儿了。

    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北光一直在带着他的猎兽队捕猎冰原巨兽,又或者是下海猎杀大鱼。

    直到两年后的今天,他确定猎兽队哪怕没有他,也能够依靠丰富的经验以及对冰原巨兽习性的熟悉而自己捕猎时,他才找到了苏礼……

    “师父,我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他说。

    苏礼就坐在剑阁顶部,靠在肉肠的身上迎着风雪晒着‘太阳’看书。

    他看了看如今甚至已经比他还要高了一个头的壮实小伙,感慨了一下极北人种的优势,然后说道:“这里没有留恋了吗?”

    “这里是我的出生地,怎么可能没有留恋?”

    北光却是仿佛想得很透彻地说道:“但是我现在还太弱小,还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等我足够强大也知道该怎么改变家乡了以后,我会再回来的。”

    苏礼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去和北辰星长老告辞吧,你离开了以后,她会一直替你照看着这里的……下次你再回来,就可以叫做‘北辰光’了。”

    北光听了若有所悟,乖乖地前去与北辰星告别。

    ……

    苏礼师徒回到了剑崖教,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带着北光拜见师门,并且录入名册。

    虽然所有人都早就知道了北光的存在,但是这该有的手续却是不能少的。

    而到了剑崖教,北光也自觉地要求与其他弟子一同居住在四代弟子的院中,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太特殊。

    对此苏礼也算是乐见其成,他希望北光能够在这剑崖教的同辈弟子中也找到归属感,而非只是与他来往。

    于是就这样,北光暂且在四代弟子那边住了下来。这里多是些入门四年以内的小辈,北光在这里的修为可以说是一枝独秀了。

    但是他依然坚持练剑却并不张扬,以至于竟然没人知道他的真正修为。

    可是苏礼的弟子又怎么会真的就这么放任自流?

    反正就苏礼所见的,就总有剑宗的大前辈偷偷摸摸地跑到四代弟子那附近的山头处‘偶遇’北光……他们这是在检查他‘歪了’没有。

    结果却是令他们大为惊喜……因为这孩子虽然除了基础剑法和‘进阶剑法’之外没有再学别的剑法了。可正是因此,他的基础前所未有地扎实!

    大前辈们总是忍不住会传授北光一些剑招来彰显其能。可他们却每每都会被北光的学习能力以及举一反三的能力给惊艳到。

    他们真的是要哭了,这小子和他的师父真的完全不一样啊!

    要是他师父也能这么‘乖巧’,他们剑崖五老的发际线可就有救了。

    殊不知在遇到了这么多位‘大前辈’之后,北光反而是更崇拜自己的师父了……

    因为那些大前辈教授的剑招,他竟然都能够从‘进阶剑法’中找到一些相似的道理,所以他才能够一眼就会,同时还能举一反三……天赋是一方面,还有苏礼给他打下的扎实基础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苏礼对他说这只是一门比基础剑法高级一些的剑法,是学习真正顶尖剑法的基础。

    但是对于北光来说,这却是一门能够习练一辈子的剑法。

    大前辈们教授的剑招看似精妙强大,但是他在学会之后稍稍熟悉,就能够感受到这些剑招的极限所在。

    可是苏礼的进阶剑法却从没有给他这种感觉……一遍遍地修炼,他总是能够有全新的感悟和收获。

    如此,苏礼这个师尊在他心里也是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

    在他心里,苏礼才是一个真正的藏而不漏的剑道大家!

    也不知道那些前来‘偶遇’的大前辈知道了会不会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