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科幻诗文 -> 我老婆是邪神 黑暗荔枝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笑脸人面

    络腮胡男子这下子真的慌了,原本江寻说最后一个站起来的人留在这里,他还没怎么当回事儿,毕竟腿长在自己身上,他自己要走,江寻还能把他绑起来不让走,甚至把他杀了不成?

    就算猎鬼人没有保护普通人的义务,但如果乱杀人,也一定会受到处分的。

    可是现在,看着空荡荡的机舱,一排排如同坟墓一般的座椅,络腮胡男子已经吓得亡魂皆冒,为什么,为什么转眼之间就剩我一个人了?  m

    这是在做噩梦吗?

    如果是的话,赶紧醒来啊,他拼命的咬自己的手,揪自己的耳朵,掐自己的肉,一直把肉都掐得乌紫了,疼痛钻心,可是他并没有醒来。

    络腮胡男子绝望了,无数真实的细节都告诉他,这不是梦。

    ……

    飞机上的众人来到这纯白空间之后,经过了一开始的震惊之后,大家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毕竟今天经历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了,连一个人在自己眼前好端端的四分五裂都看到了,相比这种视觉冲击而言,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空间也不算什么了。

    这个纯白色的世界就算再糟糕,也不会比那架幽灵飞机差了。

    “嗯?这不是刚才说话的大胡子吗?他……他在干什么?”

    有人看到了络腮胡男子,对方的身体有些虚幻,就好像透过一块蒙了薄薄水雾的镜子看人一样。

    “他为什么要掐自己?”

    人们都看愣了,他们还不清楚络腮胡男子跟他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普通人无法逾越的阻隔。

    “因为……现在只有他还在飞机里。”江寻开口说道,他可以随自己的心愿,让这些进入独立空间的人,看到或者不看到外面的情景。

    “只有这大胡子在飞机里?那我们呢?”

    “你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可以理解为一处独立空间,而那架飞机,是一处封锁起来的领域,如果离开了这处独立空间的保护,你们想直接走出飞机,就会像之前的两个人一样,变成尸体。”

    江寻这番话,普通人听来只是不明觉厉,而在李师双听来,内心就震撼无比了。

    创造一处独立空间把所有人都纳入空间之中这是什么手段?

    他不是精神系异能者吗?怎么还有这种能力?

    这算异能么?掌控空间的异能,简直闻所未闻。

    怪不得江寻有自信在不了解飞行鬼杀人手法的时候,带领所有人离开飞机,如果换做是其他猎鬼人的话,除了让大家呆在座位上别动之外,真的没有太好的应对方法。

    “那个被你丢下的男人你真的不救他吗?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就这么让他死会不会不太好。”李师双看了被留在飞机中的络腮胡男子忍不住说道。

    “不救人犯法?”江寻反问。

    “不犯法……可是我们作为猎鬼人有义务保护民众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吸取教训了。”

    “如果我在怪物面前犯错怪物是不是也让我吸取教训,给我悔改的机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说的是小孩子,成年人犯错未必有机会改正因为这个世界不同于你的父母每犯下一个错误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有些代价是注定承受不起的。”

    江寻说到这里,飞机里的络腮胡男子已经濒临崩溃了。

    人类天生有对未知的恐惧,灵异事件之所以那么可怕,就是因为你无法预测恐怖会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间出现。

    而现在对络腮胡男子来说,这杀人手段诡异的怪物,跟那民间传说中的鬼,没有太大区别。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便是官方组织,也会在称呼某个具体怪物时,以鬼命名。

    之前很多人都在飞机里,络腮胡男子还没那么害怕,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内心的恐惧被无限放大。

    他受不了了,极度的恐惧让他大叫一声,冲向了紧急出口。

    他想一口气冲出去。

    可就在他迈出座位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开始碎裂肢解,他的腿直接断掉,身体翻滚着摔在地面上,胳膊、脖子在这一摔之下也直接断裂,脑袋咕噜噜的滚出好远。

    为什么……还不醒来……

    这是络腮胡男子的最后一个念头了,哪怕已经知道这是现实,但他宁愿相信自己在梦里,直到最后他的意识烟消云散的时刻,他美好的意愿被现实无情的撕碎。

    这一幕,独立空间中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这自然是江寻有意为之,他要让所有人知道怪物事件的残酷以及犯错的代价,否则的话,他可能被这些不知所谓的人害死。

    “在此之后,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重复第二遍,希望你们能明白一点,我没有义务带你们出去,你们如果全部死在这里,对我而言的唯一坏处,也就是让飞行鬼稍微强大那么一点而已。”

    江寻说完之后,走向飞机的紧急出口,通过独立空间与现实空间的链接,江寻将紧急出口的把手拧开了。

    舱门被打开,充气滑梯也弹了出来。

    这一幕,大家在飞机起飞前的安全须知画面中看过无数次,但亲身经历却还是第一次。

    然而,滑下滑梯也不意味着安全,这机场里到底有什么等着他们,也是未知的。

    “要不,我先下去?”周玉坤开口说道,“你们在飞机上看得更清楚,出了什么事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出飞机无疑很危险的,周玉坤觉得,自己也需要发挥一点作用,哪怕以身涉险。

    如果一直是自己用到江寻,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之前的那点交情就会慢慢淡化,直至消失。

    “你别动。”江寻按住了周玉坤的肩膀,他心念一动,一柄飞刀从他手中射出,直接刺入了充气滑梯。

    “这?”周玉坤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飞刀刺入充气滑梯后,并没有出现大家想象中的漏气情况,这滑梯看起来软踏踏的,飞刀绕滑梯一圈儿,把整个滑梯都切了下来。

    滑梯掉在了地上,竟是从截面处流出了鲜血,而后它像有生命一样的在地上疯狂的扭动挣扎,仿佛是一条被斩断的蛇一样。

    “这……”

    众人吃惊了,随着滑梯的外形慢慢变化,他们这才看清,这哪里是什么充气滑梯,这分明是一条巨大的舌头。

    舌头被江寻斩断,却还能挣扎,这要是跳上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怎么会是一条舌头?”鱼冰凌蹙眉,这她完全没有想到,“这是飞行鬼的舌头?”

    “不是。”江寻摇了摇头,他心念一动,独立空间延伸,形成了自上而下斜面,江寻沿着这斜面走了下去。

    众人也紧跟着江寻一起,那条地上的舌头还在扭动挣扎,看上去让人头皮发麻。

    众人走下飞机,踩在机场的混凝土地面上,然而此时放眼整座夏都国际机场,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仿佛笼罩了一层迷雾一般。

    在距离众人不远处,还停着十几架陈旧的飞机,除此之外,一个地勤人员也没有。

    包括不远处的航站楼上,候机厅都是空空的,没有半个人影。

    这里就好像是一片鬼城。

    “这……夏都机场是怎么了?”有乘客惴惴不安的问道,“我们现在……能回家吗?”更新最快 电脑端::/

    “回家?你想多了。”不用江寻等人回答,乘客中就有人开口了,说话的人正是王德才,“你没听他们之前说吗?我们现在根本不在真正的夏都,还不知道在什么鬼地方。我们只能好好听话,兴许还有命走出去,乱跑乱叫的话,就死定了。”

    王德才很是郁闷,本来是觉得夏都是太夏的权力中枢,搬到夏都安全一些,没想到这才在路上,就遇到怪物了。

    推荐下,【APPwww.mimiread.】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那些停靠在这里的飞机……”安梦瑶的目光在那十几架飞机上一一扫过,终于确认了一点,“这些都是之前空难坠毁的飞机!”

    安梦瑶为调查飞行鬼,把所有空难的详细资料都看了,包括飞机的型号、外观,她把这些飞机和记忆中反复对比,终于确认这一点。

    安梦瑶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已经坠毁的飞机,怎么还会在这里出现?

    除非这里本来就是阴间地狱!

    “死了,我们都死了,现在我们都是鬼了。”

    有乘客内心已经崩溃了。

    人都死了,还怎么回家?他们现在很可能就在阴间的夏都国际机场,与自己的家已经是阴阳永隔。

    就在人们心中绝望的时候,不远处一架飞机的舱门突然打开了。

    那黑漆漆的飞机门洞里,缓缓浮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白衣的小女孩。

    她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凌空走下飞机,就仿佛在她脚下有看不见的台阶一般。

    突然出现的小女孩,让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此时此地,从一架坠毁的飞机上走下来的人,当然不会是正常人,或者说,可能根本不是人。

    待小女孩慢慢走近了,一个视力好的女人看清小女孩的脸后,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她……她没有脸!”

    看清小女孩脸的女人直接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其实小女孩也不是没有脸,她只有眼睛和嘴巴,眼睛是两个弯弯的月牙,嘴巴则是一个与眼睛方向相反,两边嘴角上翘的月牙。

    三个月牙,组成了一个最简单的笑脸。

    除此之外,她没有鼻子,没有耳朵,没有眉毛,没有眼珠,没有牙齿,没有舌头,她的脸也是苍白如纸。

    空洞洞的三个月牙组成的笑脸,就像是一个诡异的面具,出现在一个真人脸上,让人毛骨悚然。

    “她……她这张脸……难道说……”李师双忽然面色大变,“她是那个出现在星洲国,将整个星洲国灭掉的笑脸人面?”

    “什么?灭掉星洲国的怪物?”鱼冰凌吃了一惊,她和江寻之前去幽蛇,就遇到了星洲国逃难的人群,说是整个星洲国都被灭国了。

    星洲国虽然是小国,但却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国家,猎鬼人应该也请了不少,可是面对笑脸人面,这些猎鬼人毫无反抗之力,死的死,逃的逃。

    而正面碰上笑脸人面的,几乎没有幸存者。以至于人们最开始知道笑脸人面的样子,还是通过数字监控。

    “笑脸人面疑似为修罗级怪物,实力恐怖无比,而灭了星洲之后,它应该再次成长了。不会告诉说,这笑脸人面就是飞行鬼吧?”孟宇绝望的说道,他看过笑脸人面的资料,对它的可怕非常了解,如果是笑脸人面,他们死定了。

    李师双摇头道:“不对……笑脸人面就算进化,也不可能进化成飞行鬼这个样子,笑脸人面的杀人效率比飞行鬼高多了,它不会是飞行鬼,但……此时在我们眼前的怎么看都是笑脸人面,难道说……它跟飞行鬼合作了?”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摆在他们面前的,都几乎是必死的结局。

    即便江寻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但李师双也不认为江寻面对修罗级怪物有获胜得可能。

    ……

    此时,玉华城

    秦梦两只手捏在一起,手指不自觉的敲打着手背,此时的她,相当焦虑。

    就在这时,赵喆的电话打来了,不是战斗状态,他也不需要用精神传音。

    “情况怎么样?”电话一接通,秦梦就立刻问道。

    “A896次航班的坠落地点在南炎市西北方向,机头、机尾分裂,彼此的坠毁地点相距五公里,这意味着飞机在空中就断裂解体了,这种情况下,基本不可能有人生还,现在已经确认了二十几具尸体了,因为只剩下残肢碎块,还有一部分尸体被烧焦,辨认身份很难。

    不过根据一些还没烧毁的衣物,大概判断出,安梦瑶和孟宇,应该是死于这场空难中了。

    至于江寻他们……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赵喆声音沉重,江寻可是他们不良人玉华城分部战斗力最强的人,如果江寻折损在飞行鬼事件中,不说对不良人玉华城分部了,对整个太夏,都是一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