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的玩家们 金寻者

第四百三十六章 雷长夜威武

    在驼车军在张掖河对岸不断挫折着西胡军士气的同时,雷长夜在入画匣内也收到了汪芒的报告。

    他此刻已经带着张议潮和一众归义军干将飞离沙州城,朝着凉州方向飞来,正好可以赶上西胡军和驼车军对峙的战场。

    一旦飞鱼大娘船和驼车军会师,就可以开启围歼西胡二十万大军的最终战役。

    张掖河西岸,赞普卫士垂头丧气地回到西胡大军的阵中,跪在赞普老王的面前,一个个灰头土脸。赞普老王气得五内俱焚,但是却也无法拿这些亲卫出气,只能挥挥手让他们散去。

    他此刻忧心如焚。自己的应对都被唐兵将领猜到,所以才会有如此针锋相对的布置。但是现在赌注已经押下,一步走错,起手无回,只能一步步地走下去。

    如今二十万大军被困在张掖河西岸,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干耗下去,又没有军粮支撑。若是平日,唐兵做梦都别想困住西胡大军。西胡的马队四外一散,唐兵再多十倍都追不过来。

    但是如今驼车军却把这个形势一朝改变。一旦离开了万藏寺佛兵的庇护,这些四散的骑队不是成为天船的猎物,就是成为驼车追击的目标。

    西胡大军必须与唐军进行他们最不擅长的阵地战。

    虽然不肯说出口,但是赞普老王却绝望地发现,西胡骑队称霸西域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为今之计,他只能找万藏寺作为援军。在天黑之后,赞普老王私下里找到初灵大师,沉声问道:“初灵大师,如今唐兵与我军相持不下,军中口粮只能维持不到三天,王朝的命运就决于此战,却不知万藏大师是否愿意亲自到阵前来力挽狂澜。只要他出手,眼前的驼车军随手可灭。”

    “王上,师父何尝不想亲身下高原,为我王朝一战定江山。但是好叫王上知晓,大唐的至高者还有八位,人人都和师父一般的厉害。至高者之间有不成文的规定,绝对不能置身于世俗之战。这样我军才能和大唐相安无事。若是师父亲身下山,我王朝必然迎来灭顶之灾。”初灵大师苦着脸说。

    “如此便如何是好?”赞普老王仰天长叹。

    “明日我会派出三千佛兵混入五尺岱军中。王上可以派五尺岱从两翼出击,调动驼车军注意力,而我军则从正面掩杀。我亲自率领三千佛兵跟随王上的赞普四卫,始终保持四卫的战力。只要能够冲垮驼车军的正面防线,王朝才能有一丝活命之机。”初灵大师脸色阴沉地说。

    “……”赞普老王沉吟不语。初灵大师是万藏寺中对于王庭死忠的一系。他深知西胡大军中其他茹部? 对于王庭本来就有诸多不服。这一次他让佛兵护住赞普四卫? 就是要让其他茹部军队作为炮灰,就算都打没了? 只要击垮驼车军? 并让赞普四卫保持建制,西胡王庭还有一丝喘息之机。

    这样的计策赞普老王何尝没想过。但是他决不能自己提出来? 否则必然惹众怒。万藏寺在西胡地位超然,由初灵大师提出来是最合适不过的。如今初灵大师果敢地提出这个建议? 就是有了为这次大战背锅的心理准备。

    赞普老王心中一阵狂喜? 但是他却不好一开始就接受这样的建议。

    “这样的话,其他各部怕是心有不服。”赞普老王沉声说。

    “如若不服,他们大可以来找万藏寺。相信师父会给他们一个交代。”初灵大师神色阴冷地说。

    “大师一心为国,这份心意我会记住。”赞普老王沉声说。

    “王上? 今夜要让赞普四卫好好休息? 明日一战,是我西胡生死攸关之战。”初灵大师语重心长地说。

    “好,正该如此。”赞普老王神色一振,当即发出了号令。

    第二日,经过一夜的修整? 赞普四卫重新恢复了生气。

    就着清晨第一丝晨曦的照耀,赞普老王号令全军朝着张掖河缓缓移动。五茹近侍和庸东岱护持排在前列? 举盾遮挡,养精蓄锐的万藏寺佛兵和赞普四卫列阵在后? 左右两侧的阵列是羊同、阿柴、苏毗各岱骑手,五尺岱通颊骑手组成两个翼阵首先迂回到大阵的两侧? 犹如大雁的双翼? 纵马飞奔渡河? 朝着驼车军侧翼迂回而来。

    通颊骑手的大军行动异常迅速果敢,纵马奔跑数里,绕开驼车军的前沿防线,飞快地渡河,趟着浅浅的河水直接杀向驼车军侧翼。军队之中,无数佛兵背着兵刃,双手按住马头,将自身的真气贯入战马的经络,激发出战马极大的凶性,这些佛兵的坐骑犹如变成了人间凶兽,嘶嚎着疯狂加速,风驰电掣地朝着驼车军侧翼一头撞来。

    “敌袭!敌袭!敌袭!”驼车军中的哨兵们纷纷放声大吼。

    早就被宣锦布置在两翼的驼车队立刻分成两股迎向通颊斥候骑队。但是佛兵控制的坐骑犹如发了疯的公牛,迎着驼车密集的五行雷法和箭雨,奔驰如电。佛兵身上闪烁出一丝金色的光芒,微弱的金身结界短暂地挡住了雷剑人、符法师和弓弩手的攒射,令疯狂的战马可以一头撞在驼车上。

    战马凶猛的撞击一下子就把驼车撞得失去平衡。一匹战马撞不倒,两匹战马就足以把驼车撞翻在地。西胡的骑队立刻踏着倒地的驼车,狂奔向驼车军的阵线。

    两侧护卫的驼车为了躲开疯狂的佛兵骑,只能不断地做着闪避和狙击,这样就让大队骑兵穿过了他们的防线,迂回到了驼车军的侧面,发起了冲锋。

    宣锦立刻以旗号发令全军瞄准两侧佛兵骑密集射击,必须把这三千玩命的佛兵骑全部击杀,这才能护住驼车军防线。

    与此同时,赞普四卫、乌朵力士在庸东岱护持和五茹近侍的盾牌阵护卫下,已经跨入了张掖河,朝着驼车军大阵逼近,即将到了火乌朵的射程之内。

    驼车军四面受敌,陷入了最危急的时刻。

    宣锦和汪芒把经验最丰富的驼车兵调到了军阵两翼,补充两翼危如累卵的防线,勉强维持住了阵线的完整,同时所有人都准备好了迎接火乌朵的洗礼。

    而就在这时,突然间,两辆驼车一左一右从驼车军两翼杀出,驴式车身各十个窗口洞开,一大片水之走地雷刁钻巧妙地撒了出来,化为二十道青色的光轨,在张掖河东的草地上滚动交织。

    狂奔如电的佛兵骑遇上滚地雷,金身挡不住马,马只要是稍微碰上一点,立刻化为慢动作,跑得比饿瘦了的猪还慢。这两辆驼车来回驰骋,遇到佛兵骑就是一顿水雷狂喷,片刻间身后拖了一大队的佛兵骑。

    然后它们一边跑,一边甩身子发射手生金雷。金雷一片片洒在佛兵骑的阵列之中,电得佛兵们吱哇乱叫。

    偶尔有十几骑佛兵骑冲杀到这两辆驼车的近前,却被它们带预判的扭身子给闪开,还顺手给了他们一人一枚螺旋火雷,炸得佛兵螺旋升天,惨不忍睹。

    这两辆驼车在驼车军的两翼犹如表演杂技,水雷喷射,扭身金雷,火雷点名,动作一气呵成,流畅连贯,仿佛这一套连贯的动作已经被操纵者练了十几年。

    本来出其不意冲杀上来的佛兵骑就这么被这两辆驼车给耍得东倒西歪躺满了驼车军两翼,不但没有继续起到冲阵杀敌的作用,还成为了后来兵马冲锋的障碍。

    这些都是万藏寺的佛爷们,万藏大师的亲兵,一个个都身份尊贵。后续的五尺岱骑兵宁可不打仗都不敢踏着他们的身子冲锋,生怕为自己的家族惹下大祸。他们都不得不绕开在地上哭爹喊娘,疼得来回打滚的佛兵,继续冲杀。

    但是,这两辆驼车的带头作用开始体现出来。在它们的示范之下,被佛兵骑冲了个措手不及的驼车军操舵手和白银义从开始有样学样,学着他们的战法来进行战斗。

    他们虽然完全无法像这两辆神奇的驼车一般进行行云流水的战术甩头。但是水之滚地雷限制佛兵骑,手生金雷片杀伤的同时进一步控制,再用螺旋火雷点名爆破,这一轮骚操作他们都学会了,再加上弓箭手的点射辅助,他们渐渐控制住了三千佛兵的冲阵,为宣锦的正面退敌赢取了时间。

    宣锦则立刻按照这两辆驼车展示出来的战术,开始号令各辆驼车上的雷剑人集体以水之滚地雷狙击冲杀上来的五茹近侍和庸东岱护持。

    数百枚水之滚地雷被驼车军平铺入张掖河,张掖河的河水无形中对于水之雷法起到了助长声势的作用,令其作用效果更加鲜明强烈。片刻之后,冲杀到河中央的西胡步兵们都惨叫着跌倒河中,浑身抽搐,行动不了,间接挡住了后队赞普四卫和乌朵力士们的道路。

    乌朵力士们在驼车军饱和攻击之下,承受不住压力,纷纷丢出火陶球试图反击。这些火陶球只有很少数丢到了驼车军的木舱之上,其他的都因为距离差了一点,丢到了河岸边和河水之中,白白浪费了。

    “盟主威武!”

    “盟主威武!”

    “盟主威武!”

    驼车军内得蜀山弟子和武盟成员们纷纷疯狂地嘶吼起来。

    原来,刚才这两辆驼车内的驾驶员和射手全部都是雷长夜的阴将。这两辆车正是雷长夜安排在驼车军内用来护驾的。

    每个武盟的老人都知道,这些阴将的骚操作,全都是雷长夜神识在发威。西胡的佛兵骑这一次也感受到被十三阴将阵支配的恐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