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名厨 烟斗老哥

第1161章 自以为是的锦囊妙计……

    时间往前倒退,回到半日之前。

    乔智结束世界烹饪大赛亚洲区排位赛之后,跟随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白人保镖来到顶楼一个商务套房。

    客厅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染了一头银发,目光看似温和透着一股戾气。

    男子正是梁文东,虎踞阿根廷的一方大佬。

    孙樱从梁文东的手中将方翠救出之后,梁文东大怒,一直在满世界地寻找方翠的踪影。

    这时他接到了来自华夏的电话,胡展骄给梁文东提供了线索,方翠此刻已经偷渡到了新国。

    梁文东对胡展骄的印象不错,如果不是胡展骄相助,他无法顺利地手刃仇人。

    当然,梁文东刺客已经知道,胡展骄只是执行人,真正的策划者另有其人。

    “终于跟你见面了!”梁文东主动伸手。

    乔智与他握手。

    梁文东的手心柔软、温暖,乔智的手掌粗糙、有力!

    “久仰!”乔智微笑。

    梁文东嘴角浮出笑容,“狐狸还是逃掉了,没想到骚扰到了你,年龄大了,越来越不中用了。”

    乔智道:“没想到你会亲自来新国,看来你对她很重视。”

    “没办法,尽管知道她已经没有战斗力,但斩草不除根,如鲠在喉。”梁文东眼中愤怒之色隐现。

    乔智轻声道:“我知道你喜欢看佛经,应该知道天道循环的道理。方翠害死了你的儿子,你对她也进行了非人的折磨。如果你变本加厉,不依不饶,因果报应的天平就会倾斜了。”

    “你想让我放过她?”

    “准确来说,减少自己孽缘,你其实可以用其他形式来惩罚她。”

    梁文东沉声:“你是个聪明人,所以我愿意坐下来跟你聊几句。如果你想要控制我的想法,未免自不量力。”

    乔智道:“我是商人,你也是商人。如果有足够的收益,能转移你的怒火呢?”

    梁文东眼睛一亮。

    方翠已经是强弩之末,即使给方翠喘息之机,她也掀不起大浪。

    见梁文东意动,乔智继续道:“梁先生,据我所知,您的女朋友肚子最近有动静了。”

    梁文东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此事很少人知晓,他让身边的人守口如瓶。

    究竟是谁泄露了机密。

    乔智笑了笑,“梁先生,你不要太紧张,你家厨师的那个药膳方子,其实是我委托人,透露给他的。”

    梁文东的表情阴晴不定,“你?你……究竟是什么目的?”

    乔智道:“对付方家父女,我占了很大的好处,当然要对你补偿。我正好对药膳有一点研究,所以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将那个老树冒新芽的药膳方子,转告给你的私人厨师。”

    梁文东暗叹了口气,自己一直想要找到恢复生育能力的办法,因此私人厨师打听到这个药膳方子,确定里面的药材成分无毒副作用,就一直坚持食用。

    结果没想到,其实是乔智偷偷安排的。

    当然,这个安排充满善意。

    梁文东老来得子,一直在怀疑那个孩子是不是自己的骨肉。

    乔智这么一说,梁文东心中一喜,看来的确是自己种豆得豆!

    梁文东对方翠的怨念,在于她杀死了自己的唯一骨血。

    如今他有了孩子,怨念少了,要为未出生的孩子积福积德。

    梁文东眼神变得平和,“说吧,需要我配合你做些什么。”

    乔智暗忖事情果然如同自己所料,梁文东终究还是被自己说服了。

    如此一来,这个因果孽缘,也被自己彻底地化解了。

    “需要你做的事情其实也不多!我想邀请你对麦乐星集团发起狙击!”

    梁文东眼中露出深邃之色,“孙樱在我的眼皮底下耍小动作,有机会的话,我自然不能容忍她。”

    这就是乔智对付孙樱的计划。

    反其道而行之!

    既然孙樱敢借助方翠来对付自己,自己为何不利用梁文东来对付孙樱呢?

    ……

    所以,乔智和梁文东早就见过面了。

    这一刻梁文东出现在方翠的面前,是早就计划好的!

    方翠看到梁文东出现在自己面前,整个人浑身发抖。

    遭遇的凌辱,历历在目,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

    从方翠的眼神中读出了恐惧,梁文东冰冷道:“你还真不长记性,看来苦头还没吃够。”

    方翠再次选择拿起枪,瞄准梁文东,手腕颤抖。

    梁文东不屑一顾,身侧的保镖拿起枪对准方翠。

    方翠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斜侧的镜子,自己的脑门上还多出了一个红点。

    乔智善于忽悠人,但这一次乔智没有欺骗她,真的有人在远处瞄准方翠。

    方翠的枪法虽然不错,但比起专业狙击手,肯定还是差远了。

    “我认输!”方翠妥协,“我跟你走。”

    梁文东摇头,“你别急着离开,等下警察会来,以偷渡的名义逮捕你。”

    方翠惊讶地看着梁文东。

    “你会被监禁六个月!六个月之后,我会安排人接你回阿根廷。你应该感谢乔智,他说服我网开一面,等你回阿根廷之后,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工作,依然会很辛苦,但至少比你之前的工作要轻松多了。”梁文东眼中的冷酷之色,并没有减退。

    其实按照梁文东的想法,要将方翠在新国就地解决。

    她是个黑户,死在这里,根本没人在乎,但乔智的话,梁文东记在心里,他得为没有出生的孩子积福。

    当然,梁文东不会放任方翠自由。

    她这辈子都会被自己死死地盯着,等到自己咽气的那一刻,方翠才会解脱。

    乔智暗叹了口气,梁文东还真是个狠人。

    跟他打交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孙樱阴险狡猾,方翠也是诡计多端。

    只可惜遇到了自己,遇到了梁文东。

    片刻之后,警察来到了房间,带走方翠。

    ……

    与此同时,十公里之外,租住在一个私宅的孙樱,也被警察“关照”了。

    孙樱面对来势汹汹的警察,质问:“为什么要抓我?我是外国公民,我要跟大使馆投诉,你们都会被摘掉帽子。”

    一个女警面色冰冷地给孙樱戴上了手铐。

    “即使是外国公民,在我们国家也要遵循法律。你协助他人偷渡来到新国,已经触犯了我国的法律,同时还涉嫌雇凶杀人。”

    孙樱恍然大悟,用方翠作为死士刺杀乔智的计划宣告失败了。

    “我可以请律师吗?”孙樱努力让自己冷静。

    “你当然可以请律师。新国是最尊重法律和人权的国家。”警察回答道。

    孙樱在警察的押送下来到了惩戒所,孙樱听到时不时传来凄厉的惨叫声,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名词“鞭刑”!

    新国适用鞭刑的罪名很多,既包括严重暴力犯罪也包括非暴力犯罪。有些罪行在西方国家看来非常轻微。

    鞭刑是强制刑,其中既包括强奸、抢劫、贩毒等重罪,也包括较轻的罪行如非法拥有武器、涂鸦,以及贩卖、运输、进口强制等。

    刑鞭是藤条制成的。

    不同于竹竿,藤条更有韧劲,尤其是浸湿之后。刑鞭的长度和直径都有严格规定。刑鞭长1.2米,粗1.3厘米。形象地说约有扫帚把那么长,成年男子的小指头粗细。

    孙樱的运气不错,新国的鞭刑是不针对女性的。

    如果在马来西亚,她可就得倒霉了,三鞭子下去,生活不能自理就罢了,还会影响到能否生孕。

    不过孙樱的共犯冯黑九,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他被绑在一个木制的刑架上。

    鞭刑架是特制的,整个刑架漆成蓝色,形状像两个顶部相连而底部分开约1米的H形架。底部还有一个由四根木头拼成的矩形木头底座,光着的脚嵌在木头底座里。

    三鞭子结结实实地抽下去,皮开肉绽,冯黑九彻底晕了过去。

    半日之后,孙樱在监狱里等来了自己的律师。

    律师的表情很严肃,因为孙樱的情况很复杂,种种证据不利于她。

    “我可以帮你争取保释,但你目前没法离开新国。而且,还有一个情况很严重,麦乐星集团遭遇到了狙击。一股很强大的资金,正在借助你被逮捕的不利消息,恶意收购大股东和散户手中的股票,据分析应该与梁文东有关。”

    孙樱只觉得心乱如麻。

    没想到自己信心十足地来到新国,所有的阴谋都被乔智化解,自己还深陷其中,难以脱身。

    孙樱终于明白一件事。

    乔智的成功,不仅是因为他的运气好,还跟他高超的谋略有关!

    ……

    孙世超在酒店等到了一个“晴天霹雳”。

    孙樱被新国警方控制了!

    血浓于水,孙世超知道妹妹叛逆,没想到她终究还是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孙世超探视妹妹,看到孙樱身穿囚服,头发被剪短的样子,忍不住眼睛有点红。

    孙樱心情复杂,有愧疚,更有无言以对。

    “我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孙樱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势。

    “等出来之后,好好做人吧。”

    “放心吧,我出来之后,绝对饶不了乔智。”

    孙世超见孙樱还是死性不改,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之色。

    “乔智早就跟我说过,你会自讨苦吃。他甚至还说……唉。”

    见哥哥欲言又止,孙樱尽管知道没什么好话,还是忍不住追问,“他这个狗东西,还说了什么?”

    孙世超眼神变冷,“他说会看在我和父亲的面子上,饶你一命。”

    孙樱浑身发寒,自己怎么会沦落至此?

    不是因为孙世超的话有多大的杀伤力,而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的那些计划,好像早就被乔智看穿了。

    在乔智眼里,自己就像是个无足轻重,还喜欢各种蹦跶的小丑。

    自以为是的锦囊妙计,只是别人眼中的笑话。  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