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

伊安诗文网手机版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伊安诗文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做昏君 纣胄

第五三六章 给大明刮骨疗毒!

    江南人心惶惶,但是扬州城此时风波逐渐平息,已经渐渐步入了正轨。

    扬州城的新知府到任了,新的转运使也到任了。

    这些不用朱由校去操持,况且以后这两个官位没有原来那么重要。

    盐商清洗得差不多了,扬州商会也上位了。

    清点的事情由下面的人去做;接手生意的事情,内务府也会搞定,基本上就没有朱由校什么事,他可以直接回南京了。

    事实上,朱由校也是这么做的。他之所以到扬州来,无非就是为了盯着别出事罢了。

    现在事情已经步入了正轨,自然就可以走了。

    朱由校离开了扬州,赶奔南京。

    而此时的南京,依旧是一片风平浪静,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私底下有多少暗涌,这个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即便是再奔涌也没有用,在绝对的权利面前,这些东西都不过是土鸡瓦狗耳。

    镇守南京的大将是成国公,他可是北京来的,基本上与南京本地的势力牵扯不深。即便曾经受过一些好处、有些牵扯,也不是很在意。在这个时候,更不可能为了这些人去得罪皇帝,这是作死的行为。

    除此之外,就是魏国公府了。

    这段时间朱由校一直派人在私底下查魏国公府,而魏国公本人此时已经被看押起来了,想要闹事都不可能。

    只要军队稳定,那么下面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便有一些魑魅魍魉,也蹦得不出什么乱子。

    难道要造反吗?谁敢?

    朱由校回到南京的时候,也算得上是大张旗鼓。

    队伍很长,气势非凡,整个南京城都知道皇帝回来了。

    这也是朱由校想要的效果,还要告诉所有人,扬州那边的事情已经完了,朕回来了。

    进入到南京的皇宫之后,朱由校看着陈玉儿笑着问道:“怎么了?很紧张?”

    陈玉儿怎么可能不紧张?这里可是皇宫啊!

    跟着皇帝一起回了皇宫,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这心里边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陈玉儿看着朱由校,咬着嘴唇,绞着手,略有些紧张的说道:“害怕。”

    对于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陈玉儿很清楚,自己唯一的机会就是皇帝对自己的看护。

    而在回京城的这段时间里面,皇帝的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用这段时间尽可能的为自己争取好处,让皇帝喜欢自己。这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

    陈玉儿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朱由校。

    用这招对付男人,通常都是很有效的,皇帝也一样。

    朱由校自然就笑了,伸手拉着陈玉儿说道:“不用害怕,跟着朕好好的在这里。放心吧。”

    说完,朱由校便拉着陈玉儿向里面走了进去。

    把陈玉儿安顿好了之后,朱由校看了一眼跟身边的徐光启说道:“传召南京的文武官员,还有六部官员,朕明天要上早朝。”

    “是,陛下。”徐光启连忙答应道。

    南京这个地方有一套班子,这是朝廷上谁都知道的事情。只不过谁也没想到皇帝会用这套班子来办公,会真的要上朝。

    这套班子通常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培养后备干部,另外一个则是养老。

    朝廷中一些有声望的官员得罪了皇帝,通常都会被发配到这里来养老,还顺便掌管着南边的几个省。

    同时可能还有另外一个用意,那就是为了将来一旦有一天出事了,这里可以作为后备。

    当年大宋的开封丢了,还在南方搞了这么多年。如果大明将来有一天在北方出了事。也可以在南京再搞一个朝廷,直接就可以运转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套班子其实是很有存在的必要的。即便是没有存在的必要,朱由校也不可能废了南京这个都城。

    两京并行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实,这种事情历朝历代都很多。

    唐朝的时候,西京长安,东京洛阳,皇帝还没事就两个地方乱窜,在这待半年,在那待半年。

    从李世民的时候时候开始,就有这个惯例了。只不过有的时候去洛阳吃饭,毕竟从江南运粮食到长安太过遥远,这一路上花费也太多了。

    而且关中人口密集,居然闹粮荒,所以皇帝就带着文武大臣和王公贵族跑到洛阳来吃饭。这个叫就食。

    大明自然没有这样的危机,不过接下来几年,北方也挺难熬的。

    如果自己住在南京的话,遇到事情很方便。但是要把北方的事情搞定以后才行,不然北方容易乱套,没有自己镇守不行。这一次以后,相信自己就有这个精力了。

    消息传出去之后,南京城上下也是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在想,皇帝这是要做什么呢?

    要召见他们?

    如果要是召见的话,这个时候是不是有一些太晚了?来的时候就应该召见的。

    没人觉得皇帝要在南京上早朝是个好事情,毕竟扬州的事情刚刚过去。

    皇帝在扬州杀得人头滚滚,抄了那么多家,抓了那么多人,要是好事情的话都怪了。

    不过也没人敢不来,大家都在等着,等着第二天一早去上朝,

    只不过小事大会,大事小会,在上早朝之前,朱由校已经把人都找来了。

    这一次参与会议的,南京本地的官员一个都没有,全都是朱由校带来的。除了内阁的人之外,便是锦衣卫和通政司的人,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

    目光从所有人的脸上扫过之后,朱由校说道:“扬州的事情简直就是触目惊心!官员贪污,商人无法无天,扬州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朕乃天子,实在是有负天地所托,让百姓经此大难!”

    “一个扬州尚且如此,在江南的其他地方呢?朕决定在江南来一次清查,清查所有的商人、官吏,凡作奸犯科者,凡违法乱纪者,凡欺压良善者,一律严惩不贷。

    “内阁调派官员和人手稳住各级衙门,不允许出现乱;锦衣卫配合通政司探查抓人;各地内务府负责接收善后,绝对不允许有人囤积居奇、扰乱市场。”

    “如果有此行为,无论是谁,全部法办,一律严惩不贷!”

    说完,朱由校目光从所有人的脸上扫过说道:“至于军方那边,卢象升,你盯着他们所有人,让他们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但凡有私自调遣人马,一律按谋反论处。”

    “是,陛下。”卢象升连忙向前走了一步答应道,

    “行了,那就各自回去准备吧。明天早朝之上,朕会对外宣布这个消息,到时候所有人都动起来,不要让朕失望。”

    众人连忙答应道:“是,陛下。”

    这一次大清洗动作之大,牵扯之广,可以说是历朝历代都很少的。

    可是朱由校知道,今时今日,大明已经到了需要刮骨疗毒的时候;如果不这么干的话,什么都干不了。

    自己没有时间去一个府一个府的收拾,也没有时间一个省一个省的收拾。

    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彻底大刀阔斧的开干,有了遍布各地的内务府配合,有了锦衣卫和丽春院搜集的情报,这一次基本上不会出太大的纰漏,该收拾的人全都会被收拾掉。

    实际上,朱由校的手里面已经有一份名单了,这都是下面的人递上来的,牵扯到了江南七省各个府。

    虽然说对外喊的是这些,但实际上已经准备了八年,现在要做的只不过就是大张旗鼓的抓人审判,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干。

    这一次自己又要把江南扫清,把他们那些抱团的全打垮。

    所有人的脸上表情都很严肃,皇帝的这个圣旨已经超乎想象了,谁也没想到皇帝会这么干。

    有的人有些迟疑,不过很快他们便被朱由校瞪了回来。

    八年了,登基了这么久,朱由校的心里面很清楚,就在此一搏。

    只要有军队,就不会出乱子。谁敢造反,就平叛。

    反正接下来大明就不会太平,各地的农民起义也非常的多,趁这之前先把他们扫了。

    朱由校回去就要去解决其他的问题,比如冰川期越来越严重,各地的水灾旱灾也越来越多,地震什么的也没完没了。

    朱由校需要解决这个事情,重新布置土地、改税收,甚至出海。

    在万不得已的时候,还要从南边运粮食;北方的事情也要尽快解决,所以没空绕弯子。

    无非就是打仗平定叛乱而已,有人造反就打一架,反正人手已经准备好了,以天子亲军的装备,干掉这些造反的没什么问题。

    所有人从皇宫走出来,脸色都非常的凝重。

    朱由校站在龙椅旁,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陈洪说道:“让你们准备的冕服准备好了吗?”

    “回皇爷,已经准备好了。”陈洪连忙答应道,那是一点都不敢怠慢。

    要知道,冕服,那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穿的,非大场合不可以穿。

    冕服只有大朝会的时候才能穿,或者是祭天祭祖。平常皇帝都不穿冕服的。

    冕服,后世的人应该都知道,就是那种帽子前面带珠帘子的衣服。